授权微信小程序骗局套路有哪些?

admin

  小程序是一种不用下载就能使用的应用,也是一项门槛非常高的创新,经过将近两年的发展,已经构造了新的小程序开发环境和开发者生态。

  类似案例还有不少。小程序也是这么多年来中国IT行业里一个真正能够影响到普通程序员的创新成果,现在已经有超过150万的开发者加入到了小程序的开发,与我们一起共同发力推动小程序的发展,小程序应用数量超过了一百万,覆盖200多个细分的行业,日活用户达到两个亿。打开微信小程序,各类信息应有尽有,小程序火了,为不少创业者带去商机的同时,也有一些人打起了歪主意。“小程序抢注类似于域名、商标等抢注,部分投资者心存侥幸,希望有朝一日该程序名称被人看上,能卖个好价。”安庆市公安局迎江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王珊认为,相关平台对可能出现的问题须有预判,应当承担更多监管责任。”去年6月,接到安徽合肥市一家网络公司发出的“国家中小企业互联网扶持暨小程序会议”的电话邀请,安庆市从事助听器销售的何方很有兴趣,不想这一去,便掉进了“陷阱”。

  “相关主管部门也要加强对平台方的管理,同时对提供电子服务企业的经营行为,比如引导当事人抢注类似小程序名称等行为的合法性要作出细化规定。”王珊说。

  湖北十堰市民熊科花费1.96万元同武汉一家公司签订小程序开发合同,事后发觉不对,与对方交涉数月未果。来自广西的朱路花了1.96万元购买小程序服务,事后多次与公司人员沟通,仍未收到任何小程序制作成品,到公司注册地及公司先前提供的其他地址后,发现那里已是其他公司的办公场所……熊科虽与对方交涉未果,但不久前他在另一场宣讲会上堵住了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将其扭送至当地派出所,协商后要回了全部款项。这时,公司又抛出“诱饵”:“原价3.98万元的小程序注册开发费,现只需1.98万元!抢注名额有限,先到先得!“骗子”企业会召集大量推销人员以电话、短信、微信等方式向其搜集到的中小企业经营者及商户发出“官方邀请函,并号称是官方在地方的运营中心,如“湖南运营中心”、“华北运营中心”等。给何方提供小程序开发服务的公司负责人崔某承认召开过推介会,但否认冒充得到腾讯授权、夸大宣传抢注小程序等,称仅是正常宣传并提供了程序推广等服务。察觉到事情不妙,何方立刻和这家网络公司交涉,却被告知合同约定的不光有小程序注册,还有后续的开发推广等,这些都要费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娄秋琴建议,要注意证据收集,及时报案,达不到刑事诈骗立案标准,还可通过民事协商或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浙江台州从事地毯销售的黄晓花费1.58万元,同杭州一家公司签订小程序开发合同,事后被公司告知“不接受退款,程序已开发,费用已用完”。黄晓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同签约公司交涉的录音录像,录音里对方表示自己得到腾讯授权,录像里公司人员表示黄晓缴纳的费用已全部用于程序注册、后台服务器管理等。”“针对小程序的开发、推广,腾讯公司等平台相当于建了一个开发区,每个公司都能申请注册。

  ”何方说,他们鼓动在场的人抢注稀缺的微信小程序名称,还向大家展望了后期可观的商业价值。“我又咨询了腾讯的客服,得知微信从没授权任何第三方开发制作小程序。“可他们交付的产品只是粗糙的模板,没啥技术含量,远不值近两万元的价钱。而实际上授权是假、限量也是假,几万块购买的小程序,市场价可能也就百来块钱。何方赶紧抓住机会,当场花了5.94万元,签约认购了3个小程序的注册开发。“他们说,微信小程序可为店铺做广告,抢注一个小程序名称相当于‘跑马圈地’,以后别人再想注册,得找你协商,转卖名称还能升值。小程序发展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2017年小程序带动就业104万人,社会效应不断提升。”一番话让何方动了心。从会场回来以后,何方犯起了嘀咕,上网搜索“小程序注册”相关信息,发现原来小程序可凭营业执照或身份证件自主申请注册,仅需300元。“骗子”企业常进行诱导消费!后来,在合肥市庐阳区海棠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协议,公司返还何方2.7万元,剩余合同约定事项协商解决?

  事后提供服务粗制滥造,或根本未提供服务。记者梳理几位举报人反映的情况,发现被举报公司都有以下特点:电话邀约,假托有大公司授权,拉大旗作虎皮;“公司自称是微信授权的第三方。小程序还在许多城市实现了支持地铁、公交服务。”何方说。”一阵鼓动之下,才一会儿工夫,就有很多名称都被参会者注册。‘’骗子”企业一般以官方授权为名,使用“腾讯”及“微信”等注册商标内容,让商户误以为是微信官方举办的招商活动“骗子”企业雇佣假冒的“专家讲师”“微信公开课讲师”进行虚假宣传,以官方口吻解读“小程序的价值观”,文案风格基本较为浮夸。如会多次组织举办所谓“微信小程序企业优选项目发布会”,以官方授权限时优惠等噱头,骗取巨额非法获利。强调抢注小程序名称的市场前景广阔,并给出名额有限、折扣优惠等“诱饵”;”安徽大学法学院教授朱庆说,“当事人要提高鉴别能力,别抱投机心态,加强防范。现场禁止录音录像,合同条款精心设计;一般为打着微信、支付宝官方授权名义的公司,利用“专家讲师”煽动群众高价购买“限量的”小程序服务。

  记者与朱路一起拨通了对方公司人员肖某的电话,告知接到群众受骗举报,想了解一下情况。对方否认是肖某本人,朱路却向记者证实,接电话的正是肖某。

  “举报人先前多是被电话邀约,这些个人信息如何泄露的?相关部门要加强个人信息保护,构建防范个人信息泄露的机制。”娄秋琴建议。

  全封闭的酒店会议现场,展示了大量有关腾讯公司的宣传内容,会场禁止录音录像,公司人员极富激情地宣讲:“你错过了实体经济、错过了‘互联网+’,还要错过小程序吗?”

  诈骗团伙在会议上将自己和政府捆绑,大肆鼓吹所谓的“政府扶持中小企业政策”、“限定名额”等“福利”,并安排团伙成员做“托”,配合讲师、主持人制造现场气氛,最终蛊惑商家签订合同。部分商家发现被骗后要求退款,团伙便以各种理由搪塞,并将受害人踢出微信群聊或拉黑。